首页 教育正文

为啥匿名举报还是被泄露(匿名举报信息被泄露什么部门管)

work 教育 2022-10-28 11:57:45 203 0 为啥匿名举报还是被泄露

本文目录一览:

村民匿名举报工厂污染,个人信息遭泄露被打,为何敢如此嚣张谁在背后撑腰?

在1月20日的时候,扶沟县的一名村民邵红兵,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村子旁边有一个加工厂所飘出来的难闻的味道,所以就打了投诉电话进行了匿名的投诉,但是没有想到打完投诉电话后没两天,邵红兵的叔叔和舅舅就找到了邵红兵,表示让他不要再管这件事,因为是自己比较亲近的人来劝,所以邵红兵就决定不管了,但是没有想到邵红兵的舅舅和叔叔刚找完邵红兵,下午的时候,邵红兵就接到了工厂负责人的电话,说让邵红兵去工厂里面进行检查。

邵红兵接到电话之后,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去了工厂,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下午邵红兵进入工厂之后,就有三个人过来将邵红兵按在地上进行殴打,而他们打完了之后,还强迫邵宏兵跪在地上,并且放话说如果再有村民进行举报的话,他们知道一次就打一次,所以后来也没有村民敢对于这件事进行举报,而邵红兵送到医院之后检查的结果是,脑袋和身上都有多处损伤,而且从曝光出来的照片可以看出来,邵红兵的脸已经非常的肿,眼睛都睁不开。

对于这件事情,相关的人员也进行了介入调查,在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邵红兵的妻子说自己的丈夫遭到殴打之后,就总是会在睡梦中被惊醒,并且在邵红兵被打了之后,并没有人出面来承认责任,据调查是因为邵红兵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了,所以工厂的人才知道邵红兵举报,但是邵宏兵举报是通过我打电话给环保局,也就是说环保局一定有人和工厂勾结,在举报的时候,环保局的人会将举报人信息给予工厂,然后由工厂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但是没有想到工厂的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如此简单暴力,所以才导致了这样一系列的后果,根据媒体的采访,这家工厂在这里已经开了五年,每天晚上都会排放污水,而污水的味道十分的刺鼻,如果是污水经过了净化之后,都不会这么难闻,而且因为这家工厂排放的污水,所以导致河里的水已经不能用了,也不能用来浇灌庄稼,不然庄稼都会枯萎,而工厂这么嚣张,肯定是有相关的单位人员,所以他们才不害怕被举报,所以面对这种事情,政府应该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一定要彻查这件事情,不能让违法人员损害老百姓的利益。

匿名举报会不会透露个人信息?

如果相关部门想查到某个人的信息,是一定会被查到的。但是,这里面涉及一个追查权限的问题。根据相关规定,如果举报人在举报的时候,属于诬告陷害且需要追究法律责任的,那么相关部门有权进行核查,但是必须经过设区的市级以上纪委监委批准。

相关法律依据:

《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第二十九条规定,匿名检举控告,属于受理范围的,纪检监察机关应当按程序受理。

对匿名检举控告材料,不得擅自核查检举控告人的笔迹、网际协议地址(IP地址)等信息。对检举控告人涉嫌诬告陷害等违纪违法行为,确有需要采取上述方式追查其身份的,应当经设区的市级以上纪委监委批准。

根据以上条款规定,任何人,任何机构都不能对匿名检举控告材料,擅自核查检举控告人的笔迹、网际协议地址(IP地址)等信息。

说的简单直白些,如果你是匿名举报且不是非法举报,肯定没人核查你信息。如果有人找到你,那你就要核实是怎么找到的?且要核实,是否经过设区的市级以上纪委监委批准。没有经过批准,肯定是违法的。

另外,大家一定要清楚一点,《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中,所提到的“确有需要采取上述方式追查其身份的,应当经设区的市级以上纪委监委批准。”是以“涉嫌诬告陷害等违纪违法行为”为前提的。

也就是说,只要举报人的举报是属实的,不属于诬告陷害,更不属于歪曲事实等违法行为的,任何机关,个人都无权核查举报人的任何信息。一旦遭遇非法核查,当事人是可以继续举报这种非法核查行为的。

扩展资料

根据以上内容得出结论如下:

1、凡是向纪检监察机关进行匿名举报的举报人,既然选择匿名举报,那么其自愿“匿”掉的信息,任何人都无权核查。但是,非法举报除外。

2、是否属于诬告陷害,不是随便认定的,应该由设区的市级以上党委或者纪检监察机关批准。

依据:《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第三十九条 采取捏造事实、伪造材料等方式反映问题,意图使他人受到不良政治影响、名誉损失或者责任追究的,属于诬告陷害。

认定诬告陷害,应当经设区的市级以上党委或者纪检监察机关批准。任何人在向纪检监察机关举报的时候,如果能够实名举报的,应该实名举报,这样可以获得立案信息。

以及调查进展信息。如果确实无法实名举报的,可以选择匿名举报,虽然有些信息无法及时获知,但是举报人的个人信息依法受到保障,可以保障安全无忧。

村民匿名举报工厂污染被打致颅脑损伤,谁泄露了举报信息?

近日,一则#男子匿名举报工厂排污遭殴打#的新闻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也引发了民愤。河南周口一男子前不久向该市环保局扶沟县分局打电话匿名举报一家工厂排污,结果匿名举报被该工厂知道,将其打成颅脑损伤。今天打人者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打人者的儿子鞠躬,向仍在卧床养伤的邵红兵道歉。

一、事件描述

事发在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有一家叫豫祥肠衣综合加工厂的企业,经常把污水排到河流里,把河流搞得臭气熏天。

豫祥肠衣厂离一位叫邵红兵的村民只有500米的距离,因为每天晚上河沟里都会发出恶臭,把他熏的头晕恶心,所以他通过12369打了环保局投诉电话,匿名举报了豫祥肠衣综合加工厂的问题。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明明是匿名举报,可是周围的亲戚和邻居都知道了,并且纷纷劝他到此为止。

之后,豫祥肠衣综合加工厂的企业负责人打电话给了邵红兵,并邀请邵红兵到公司“谈谈”。

邵红兵单纯的以为就是去坐坐。没有多想,结果这一去,就是羊入虎口。邵红兵被厂里几个人拳打脚踢,脸被打得肿的像猪头,还致颅内损伤。

打人者还十分嚣张,他们不仅逼邵红兵跪下,还对围观者说,谁再举报,举报一次,打一次。

二、匿名举报,为何被泄露?

这个问题真是让人脊背发凉,明明是匿名的,到底是谁泄露了邵红兵的个人信息的,消息怎么流出去的成了大家关注的点。

种种迹象让人猜疑,是否是当地生态管理局泄露了匿名举报者的个人信息,不然这事情解释不通。

现在的工厂,为了赚钱,没少做违背环境保护的事情。而当地管理监督人员,他们许是早就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年头,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谈。

要我说,不会不知情,只是背后常有官商勾结、官黑相护等利益勾连。

三、果不其然,泄密者就是环保局人员

2月5日深夜,扶沟县委宣传部独家回应都市报道记者,泄密者为周口市生态环境局扶沟综合执法大队某中队中队长李某涛,相关责任人将依法处理。

泄露信息的人肯定和企业有利益关系!希望能严查严惩企业和泄密者,还人家一个公道 。应该把企业负责人和泄密者抓起来,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足以平民愤!

央媒评匿名举报遭泄密被暴打,究竟是谁泄了密?

据调查,周口市生态环境局扶沟综合执法大队某中队队长李某某向被举报人泄露了举报人的信息,他将被依法处理。

事情的经过

肠衣加工厂在夜间排放难闻的气味,被家住在肠衣厂附近的村民拨打环保投诉热线匿名举报。6天之后,被殴打的人收到了反馈电话,泄密人通过“约他见面”这个借口来套取举报人的信息,随后将信息泄露给工厂的被举报人。举报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叫去肠衣厂,被人殴打和威胁,导致全身多处损伤,一直都在接受住院治疗。

对于此事的看法

这件事情中不乏有公职人员失职渎职的行为,为肠衣厂的负责人通风报信,向他透露举报人的信息。殴打举报人的犯罪分子以暴力手段威胁举报人,让举报人闭嘴,要求举报人“不准把肠衣厂污染环境的情况说出去”。

这名公职人员的行为违背了他的职业道德,他也不配做一个公职人员,应该把这样的人该处理处理,该开除队伍就开除队伍。这样的人不配作为一个执法队的队长,他的心中没有法治,只有人治。如果在古代,他就是那种任人唯亲的奸官。在他的心中只认为与他关系密切的亲戚是正确的,他是一个徇私枉法的人。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那些向他透露举报人手机号码的其他人员,那些人也是从犯,才会导致举报人被殴打的事件发生。

一直以来,公众对“不解决问题反而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一话题的事件都是非常关注的,通常会带有质疑的态度去讨论相关事情。人们对这一标签是非常的敏感,这代表着政府公信力的降低,社会稳定和民众团结性受到了威胁,推行公正法治的进程受到了阻碍。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次次的危机,有一些人在网上浑水摸鱼、散布一些不实消息,从而加深了人们的恐惧心理,这对建设整个和谐的社会环境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我们应该把这些老鼠屎从清正廉明的队伍中清除。

希望这件事情的相关负责人能够秉持着公正合法的理念,办好这件事情,给大众一个交代,给被殴打人一个交代。同时,我们应该探索更多的举报机制,怎样防止被举报人的信息被泄露,或许应该在技术手段上进行创新。还要加强对政府公职人员的“背调”,对一些重要岗位上的人员进行监督,防止“官民勾结”、“堵住民众发声的嘴”的事情再次发生,也要加大对贪污腐败案件的挖掘和调查,从根源上杜绝这些问题。

为啥匿名举报还是被泄露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匿名举报信息被泄露什么部门管、为啥匿名举报还是被泄露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tlswxcb.com/jiaoyu/4258.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0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